1. 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大全 > 生活散文 > 正文

送走了1997年

  今天,已是公元1997.12.31日了,是岁终之日。回顾这过去的一年,令人心潮澎湃,在人生的道路上,在退休后的第2个年度里所发生的变化、遭遇是十分坎坷的。原以为退休后,脱离了是非的场合,“颐养天年”了,那都是一种祈愿,事实上,人世就是无穷无尽的坡折之路,人们挣扎着前进。或遇到一段康庄之路,或步过一段泥泽之地,但是为时都不会太久,因为人的一生也都是暂短的!无怪佛家总把人生视为尘缘苦海!哪个家庭无波折,哪个家庭千日好?都是其外不知其里罢了。
1997年对我来说是个多事之年,多忧多灾之年。如今像送瘟神一样,把它送走了,就“连纸船明烛”也不烧,就让它尽快地逝去吧!人生的路途,怎样才能左右?完全无能为力,人生如水上浮萍,如任风推逐的云烟,什么时候风停了,就暂时栖息在那里,然后再被风推逐,直到自身的形态完全消失……
在这一年里,自己考证了一件自身的事,就是出生的公历年月,原参加工作时已将辛亥年腊月二十九(我的生日)简单地换算成1935.12.31日,一直到退休后,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书店看到了《万年历》查找方知农历乙亥年腊月二十九日为公历1936.1.23日。自己知道就行了。其实这都无关紧要,只是愿意求真罢了。
妻周喜梅病故于1.12日(农历腊月初四);孙玉芹出走于7.29日;11.4日与袁正芬经过几番联系交谈后协议成家,也是经过一番周折后的结合。时至今日相互在了解之中,小的不快也不断发生,难知能否维持下去?或维持多久。只是以实相处,凭命由天吧!如今人心莫测,变化无常,尽量争取把这个家维持下去。愿即将开始的1998年是一个安静平和的一年,我默默地这样祈祷。(1997.12.31日星期3)
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如果你是该内容的作者,并且不希望本站发布你的内容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