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大全 > 生活散文 > 正文

石沱赋

  你是舟,你是桨,你是历史长河边上的古渡一点。
  你是梦想拔起的铁锚,你是乡愁泊靠的码头。
  你是货物吞吐的口岸,你是行贩坐贾的商埠。
  你是传至今天的巴首门户,你是还将继续传承发展的纽带。
  这就是石沱,1931年设镇,42年改乡,92年并酒井、石和两乡为石沱镇,是长江上游南岸的一座魅力古镇,有“巴首名区”之誉,也是长江流入涪陵区的第一个乡镇。行政区划地交涪陵、长寿、巴南三区结合之界,场镇东望镇安,南瞩蔺市,西眺新妙,地处三星拱护之位。比拟石沱镇地图恰似一头挺立搏斗的犀牛。
  漫步江畔,历史的烟云早已飘散。仰望星空,大清同治9年的洪水埋没了商周时期的遗址,夺走了两宋时期的繁荣,湮灭了一座“千年古集镇”的喧嚣。回首昨天,三峡库区蓄水,远去了河沙坝棚棚饭店老友新朋的豆豆酒,以及行人旅客的豆花饭,只有波浪轻拍江岸诉说着一腔物非人亦非的情怀。“长江有意化作泪”,淹没了石沱三景:碛坝中坝和花园坝。花园坝的奇石搬到长江师院的新家,它也见证着祖国沧海桑田的变化。灯心石的雄鸡飞走了,黄青梁的野草青了又黄。俯仰之间,五堡山的蜂鸟穿行在记忆的林海,金家大院的枯草抖着寒风,梨香溪夜晚的渔火对着孤星闪烁。
  “长江有情起歌声”,石沱终要起步,石沱必将腾飞。君不见那矗耸入云的两根烟囱,点破了天空的沉寂,增添了风景的内容,那是三峰垃圾发电厂和陇海石化炼油厂,它们的建成为石沱经济发展注入了动力。莹莹青天之下,白鹭绕树回翔,风摇影移,珊珊可爱,那是朝阳古寨得到了保护。树林阴翳,壁削峰秀;清泉淙淙,鸟啭蛩音,演奏成多部交响;“玉峰现瑞”崖刻留住了二百多年的风采,“孝关”二字就刻在古代出巴的半崖壁上的一条石道旁边,摩挲字迹的凹凹扭扭,似乎有一种热切的盼望还依然烫手,仿佛有一种告诫仍能振撼游子心扉:跨出此关非故里,莫认他乡作故乡。这就是石沱一代名儒谢光斗的故里,——“巴首名区”。
  踏青野炊,黄青梁是不二首选,各色风筝迎着江风升起,把欢笑送到空中。野炊的青烟缭绕着风筝,演绎出一场情意缠绵在云端。
  傍晚消夏乘凉,我驱车去火车站的那段公路,泊爱车于草坪,与妻款步竹林,夕阳的光芒从竹叶的缝隙筛下,洒映在水泥板上,就像行走在斑斑驳驳的写意水墨画中,我们也成为了画的主体。晚风吹拂,枝叶扶疏,飒飒应和,谁也不愿大声讲话破坏了大自然的恬淡和宁静。当然也可以混入三三五五的人群,谈笑风生,游目骋怀,那也是极快乐的事。
  秋夜赏月,天上一轮圆月,江里一轮月圆,潋滟随波,清风入怀,闲情蜜意悄悄溶进了酒杯。
  冬天不冬,时有暖阳临空,云淡风轻,江面如平镜,水中丽影是天光。冬泳者,喜把寒月当夏天,乐把江边当浴场。常有雾满大江,两岸深锁的奇景,鸟鸣声声却不知来自何处,鸡啼阵阵更不晓出于哪家,完全是一个缥缈仙境。
  看吧,石沱镇湿地公园已破土动工,“石沱长江大桥”已铁定计划,光明村正创建重庆市市级文旅示范村,石沱镇正以一种崭新的姿态亮相历史舞台。
  江入大海,归功溪流不断汇聚,美好生活,源自人民坚持努力。永保初心不变,追求共同目标。一切一知半解的夸夸奇谈和无聊透顶的胡说八道都于事无宜。
  石沱是一种诱惑,也是新的挑战,更是不懈的奋斗。
  我相信,石沱会创造出另一种神奇!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如果你是该内容的作者,并且不希望本站发布你的内容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