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大全 > 生活散文 > 正文

晨曦中消失的岁月(第二部 第二章 难忘的年代 第三节 在三年自然灾荒的日子里 1)

  第二章难忘的年代第三节在三年自然灾荒的日子里-1
  1959-1961年,我国大陆地区由于气侯条件异常,连续三年大面积干旱使农作物减产,各类付食品供应量相应减少,给人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困难,重庆地区也不例外。
  在三年自然灾荒的日子里,我正在重庆七中上高中,亲历了那段最困难也是最难忘却的历史,深切怀念带着我们顽强拼博,战胜灾荒的学校领导和老师们,深切怀念无微不至地爱护、关怀我们的爸爸、妈妈和长辈亲人,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我的家庭和全国人民一道,终于迎来了光明的曙光。
  高一下学期赴近郊公社支农返校后不久,天气突然变得十分干燥炎热,天空里艳阳高照,晴空万里,几个月来老天都不下一滴雨,我家院坝右侧公路排水沟里的污水流量也明显减少。
  为了抗击灾害,每逢星期六放学回家,刚放下背包我提起木捅就拼命舀水浇地,尽量把二百多平方米的菜地都透浇一遍。爸爸、妈妈担心我太累了,总是叫13岁的辉世来帮忙,8岁的辉天当助手,我们兄弟叁人埋头苦干,一直干到天黑才归家吃晩饭。
  星期天大清早,趁着患者还没来就诊,爸爸又带着我到菜地干活,翻地除草补水浇地,在爸爸的带领下,我家栽种的各类蔬菜长势良好。
  为了抵抗干旱,爸爸还不时向陈伯伯请敎,在地里种了一些耐旱作物,针对我家院坝旁有条污水沟的特点,老哥俩商量后在下水道旁边栽了不少籐籐菜,由于下水道每天都有汚水流过,舀水浇地非常方便,籐籐菜长势喜人,长串的根莖和绿油油的菜叶子长了一大片,几乎把横穿马路的涵洞也掩盖住了,构成一道美丽的绿色风景线,邻居们对我家的劳动成果赞不绝口。
  由于我家裁种的蔬菜收获颇丰,妈妈总不时吩咐弟妹们给邻居家送点蔬菜去,和邻居们相处很融洽。我家左侧的邻居男主人叫孙**是个皮匠师付,女主人叫吳红玉,他们有两个小男孩,大儿子比我们家弟娃还大点,小儿子和幺妹差不多大,两个小男孩都喜欢跑到我家院坝玩,躱猫猫、捉迷藏玩得非常开心,临走时,妈妈总要摘两把蔬菜给他们带回家。
  我爸爸是湖北麻城人,妈妈可是到底的南京人,由于我家在重庆住了多年,重庆人的饮食习惯成了我家的首选。不管做什么菜总是少不了放辣椒,当时菜市场辣椒供应奇缺,爸爸、妈妈商量后,特地找陈伯伯要了点辣椒种子,在自家院坝后面种了点小尖椒,在弟妹们细心呵护下,红色小尖椒长得很茂盛。
  为了防止弟娃和幺妹去捣乱,辉世弟还找来一些枯树枝,把这个小地块围起来。收获时妈妈叫我们把尖椒摘下来,装在竹制簸箕里晒干,然后在石制的小冲缸里砸成粉末,少许加点菜油炒一下,摆在厨櫃里可以吃一年。
  冬姐在一九五九年七月参加全国高考,考取了北京建筑工业学院,当时,一个高中毕业生能考上北京的大学可真是件大喜事,不少左邻右舍的乡亲都上门祝贺,爸爸、妈妈带着我们笑迎宾客,心里真是乐开了花。
  尽管当时天气炎热,市面上蔬菜供应奇缺,各类付食品和肉类都要憑票供应,但是,陈伯伯上门祝贺时还是特地送来一个大南瓜和一隻鸡,老兄弟俩吹牛一直吹到半夜。
  我陪着两位老人吹牛聊天,回忆搬家前到陈伯伯家中请教的往事,衷心感谢他出的好主意,陈伯伯笑着对我说:日子过得好快哟,再过两年牛儿也要考大学了,你现在学习上进,毕业后肯定能考个好学校!到时候上门讨杯喜酒喝,可不许不睬我哟!诙谐的话语声逗得满屋的人都咯咯地笑个不停。
  过了几天,我家又来了不少客人,外公、外婆、舅舅、舅妈带着子瑾、子瑛特地赶过来看望大家,辉翼哥嫂和家住化龙桥的王成芝四姨娘也来了,大家十分高兴地向冬姐祝贺。外婆还拿出20块钱交到冬姐手里,贾汝诚舅妈和王成芝四姨娘、永淑嫂子也各自拿出10块銭硬塞给冬姐。
  长辈们都说:冬冬很懂事,一个女孩儿隻身考到北京上大学不容易!今后碰到什么困难要多写信联系,大家都会尽力帮助介决。冬姐十分真挚地向长辈们表示感谢,好多年以后,回忆起长辈们对她的关怀和爱护,心里面总是充满了难舍的情怀。
  中午时分,天气变得更加炎热,蔚蓝色的天空飘浮着朶朶白云,灼热的阳光把大地烤得滚烫,由于人多,饭厅坐不下,小孩子们主动拣点菜就揣着碗到饭厅右侧的后院吃饭。
  饭桌上仅有两个肉很少的葷菜,其它大碗里炒的都是自家种的新鲜蔬菜,大家边吃饭边聊天十分快乐。
  饭桌上舅舅夸奨我妈妈炒的魚香肉絲持别好吃,是道底的南京口味。王成芝四姨娘夾起一团清炒藤藤菜塞到嘴里,说是味道真不错,桌上长辈们的夸奖使妈妈很不好意思,她轻声地说:今年以来,市场上肉类供应更趋紧张,大家难得来一趟,葷菜太少了,心中很是过意不去。
  外婆打断我妈的话,她快乐而诙谐地说:辉矩能考上北京的大学,可真是个大喜事哟!淑云今天弄了不少菜,两葷六素八大碗,吃饭又不交飯票,真是好得很呢!外婆的话音刚落,大人小孩都忍不住咯咯地笑出声来。
  说来也很凑巧,五九年秋天,正当冬姐考上北京建筑工业学院的时候,子瑾大哥也同时考上了重庆大学,比我小三岁的子瑛表妹也考上重庆三中念初中,重庆大学和重庆三中当时都是重庆老伯姓心目中最好的学校。
  当舅舅当众宣布这个好消息时,我和冬姐快乐地领着几个弟妹鼓起掌来,顽皮的小弟娃还伸出手来向舅舅、舅妈要喜糖,他滑稽的表演逗得满屋长辈哈哈地笑个不停。
  刚吃过午饭,一个患颈部肿瘤的农村老太太上门求医,老太太是家住歌乐山兴发乡的一位农民,颈上肿瘤己长了多年,肿瘤直径足足有十公分大小,给她带来了很大的痛苦。带她来就医的是一位个子不高的青年农民候伯禄。
  58年大炼钢铁时候伯禄左腿扭伤开裂,伤情十分严重,四处求医治疗效果不佳。后来打听到家住杨公桥的汪姓医生医术高明,逐上门求医,经我父亲精心治疗,百日后彻底康复。
  由于他亲身体验过爸爸的精湛医术,逢人就谈起自己的亲身经历,称赞我父亲真乃一代名医。
  这位农民老太太由于颈部肿瘤很大,给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都带来很大的痛苦,她是候伯禄的邻居,候伯禄极力推荐她到杨公桥汪润祥诊所治疗,她报着试试看的心理跟隨候伯禄来到诊所。
  候伯禄还揹了满满一背篓东西送给我家,打开一看,背篓里装满了红苕、洋芋,足足有五、六十斤重。
  在三年自然災荒的困难年代里,红苕、洋芋、可是不易多得的好东西,市场上也很难买到,爸爸问他要多少銭,候伯禄十分诚恳地对我爸爸说:难得汪医生把我的脚疾治好了,现在走路很灵活,感谢还来不急呢,送点小礼物哪能还收什么钱!弄得爸爸也很不好意思。
  为了对候伯禄表达真挚的谢意,爸爸十分仔细地检查了那位患者的病情,然后非常诚恳地告诉那位老太太:医者仁心,润详从医多年,用先贤传授的五行金针术治疗,一针治愈无须焦慮。
  当患者问到治疗的过程时,爸爸告诉她,火针治疗后,要求患者每周来捡查换药一次,並适当吃点中药,3-4个月内即可望全面康复。
  爸爸还告诉患者,感谢候同志带了那么多礼物来我家,为表示谢意,拟按五折收费,不知这位大姐意下如何?这位农村老太太十分高兴的答应了。
  几位长辈十分欣佩我爸爸的精湛医术,大家都簇拥到医疗室看热闹,只见我爸爸反复观察患者颈部肿瘤,选好进针孔位,用钢笔尖点了一个红点。
  此后,爸爸将五行金针在妈妈手执的油灯上烤得通红,然后对准患者肿廇进針孔位猛扎一针,浓血当即喷射而出,沾满屋顶。
  待患者肿瘤浓血喷射将尽时,爸爸再用双手挤压干浄,用酒精消毒后數上粉剂特效药,最后贴上膏药,经火针手术治疗后患者肿瘤明显缩小,疼痛也当即缓解。
  由于初次治疗效果显著,老太太反复向爸爸表示感谢,她诚挚地说道:伯禄侄儿推荐我到汪医生这儿治疗时,夸奨汪医师是少有的神医,我当时还半信半疑,今日仅初诊一次,就感觉到颈子上的痛苦减轻多了,谢谢、谢谢!
  候伯禄接过老太太的话说:我记得汪医师曾对我说过,他是湖北麻城乡下人出身,欢迎有机会到我们村子里作客。歌乐山上树木多,不仅风景好,气候也很好,今年重庆各地多干旱,就我们家乡很特别,水稻、蔬菜都长势良好,你说怪不怪哟?
  能认识汪医师是小辈的荣幸,我们农村人别的事情不会干,种点稻谷,栽点蔬菜还是在行的。他一边说一边又指着我说道:若汪医师不嫌弃,敬请汪医师和这位小哥一道到我们那儿去看一看,风景好着呢!爸爸推辞了一番说:目前医务繁忙,若有空闲,定当登门拜访。
  临走前,候伯禄特地到我家院坝右侧的菜地上看了一会,发现我家自种蔬菜长势良好,十分感慨,他轻声对我爸爸说:今年天旱,重庆己长久不下雨,粮食收成恐怕要减两、叁成,好在你家院坝旁有条下水道,只要勤锄草勤浇水,蔬菜肯定长得好!一面说,一面又讲了些天旱时浇水的注意事项,然后两人才返回诊所。
  当候伯禄带着那位农村老太太离去后,长辈们亲历了颈部肿瘤治疗的全过程,对爸爸的精湛医术赞叹不已,纷纷鼓励他在有生之年,把熊、杨两位祖师爷的神奇医朮发扬光大,成就山城一代名医,为子孙后代作个好榜样。
  这时侯,妈妈叫我和冬姐两人把候伯禄刚才送来的红苕、洋芋拿出来,给长辈们各家都装了一包带回去。
  为了准备晚歺,妈妈又领着我和冬姐两人忙起来,我的任务是把十几个大红苕泡在盆子里洗刷干净,然后用铁铲向灶堂内加足煤炭,把红苕放在大铁锅蒸笼里蒸起来。妈妈又顺势在另一个大锅里炒了几大盘新鲜蔬菜。不一会儿大铁锅里的清水就烧开了,大约半个小吋后,蒸笼里散发出红苕的诱人香味。
  当时,重庆人吃的是米质较硬的粳米饭,是用木制小饭桶蒸出来的,当冬姐把一磁盆刚蒸好的红苕和几大盘新鲜蔬菜端上桌子的时候,红苕的阵阵清香把人们吸引,大家拿起红苕慢慢品尝起来。
  原来,候伯禄送来的歌乐山红苕是风干过的,味儿特别清甜,人们不客气地边吃红苕边吃菜,感觉红苕和蔬菜都非常好吃,当时人们的食欲都很大,吃完红苕后各人又吃了一大碗粳米饭,一会儿就把整桌的饭菜吃个净光。
  吃过晩饭不久,还不到七点钟,舅舅、舅妈、四姨娘和辉翼哥嫂都要回家去了,妈妈要求外公、外婆多玩几天再回家去,两位老人家是专程来看孙子的,就十分高兴地答应了。
  这时,天色慢慢变得灰暗起来,阵阵风儿吹过,空气中弥漫着干燥的气息和野花的香味,冬姐和我领着辉世、辉天两个小兄弟和子瑾大哥兄妹俩送几位长辈到沙坪坝广场乘车,冬姐拉着子瑛的手走在前面,子瑛小妹当时才十二岁,是个身材高挑,漂亮、乖巧的小女孩,讲起话来细声细气的,待人接物很有礼貌,大家都很喜欢她。
  沙坪坝广场很大,广场周围有不少建筑物,人群熙熙攘攘,不少人趁着傍晩稍微凉快的时刻到百货公司购买点生活必须品,人人脸上笑意盎然,并不感到自然灾害带来的生活压力。
  我们几兄妹把几位长辈和辉翼哥嫂送到车站,舅舅和舅妈临别时反复叮嘱我们这些当哥哥、姐姐的一定要关照好子瑛小妹,然后和大家一道登上汔车,在一阵阵汔车长鸣声中,长辈们依依挥手向大家告别。
  送走几位位长辈后,我们四个人又把子瑾大哥送到沙坪坝广场路口,子瑾大哥向子瑛妹妹认真地交待了几句,然后挥手向我们告别,踏上返回重庆大学的路。
  冬姐领着大家在路上闲逛,不停地向子瑛问这问那,还不断叮嘱她在校住读时的注意事项,因为我上初中时是在溉澜溪十四中住读,也自告奋勇的向她介绍经验,子瑛小妹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晴听得十分认真,多少年以后,她少年时代勤奋好学的精神,待人接物的礼貌与真诚仍然长久留存在我家兄弟姐妹的记忆中。
  从沙坪坝广场经过陈家湾返回扬公桥的路上,我们把子瑛表妹送到三中后门口,冬姐将一个漂亮的铅笔盒和一小包糖果硬塞进她的背包里,说是我们姐弟送给她的小礼物,衷心祝愿她努力学习,做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
  当我们回到家中的时候,几位长辈都在院坝里喝茶聊天,在炎热的秋天,浇过水的院坝里带给人们一种十分清凉的感觉。
  两岁的小幺妹依偎在妈妈怀里,辉仙小妹儿带着小弟娃正聚精会神地補捉萤火虫,萤火虫在院坝的竹籬旁飞来飞去,散发出星星奌点的萤光,构成一幅温馨的画面。我们姐弟四人赶紧端了几个板凳到院坝里,专心听大人们聊天。
  外婆告诉大家,今年立春后,天气闷热,干旱时间很长,江北红土地、五里店、藕塘村一带农田里的庄稼原来长势良好,现在好多稻谷、麥子都枯萎了,看来粮食减产己成定局啊。
  爸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浓茶,十分感叹地说:沙坪坝四周一带农田不少,人们看见枯萎的稻谷很心疼,如果粮食减产,大家都要受苦啊!好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始终关心老伯姓,到处都在实行抗旱措施,想方设法减轻灾害损实,日子总会一天天好起来。
  妈妈接过爸爸的话头接着说:润祥说的话有道理,共产党、人民政府广泛发动群众抗击自然災害肯定有成效,我们只要尽量节约点粮食,设法把自家宅旁的蔬菜地种好,相信一定能够顺利渡过这场灾难。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如果你是该内容的作者,并且不希望本站发布你的内容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