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大全 > 生活散文 > 正文

一个旧家庭的新变化-1

  一个旧家庭的新变化一1
  在江北水沟街居住期间,爸爸办厂开店,忙得不亦乐乎。妈妈则要贯彻爸爸开源节流的宗旨,在并不起眼的小事情上狠下功夫厉行节约,整个家庭出现了十分显著的变化。
  妈妈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花钱买了一台美国胜家公司生产的缝纫机,据说这是当时最好的缝纫机,缝纫机是脚踏式的,使用过后可以将机头翻转下去,形成一个平台,非常实用。
  当时,人民政府为了改造民族资产阶级,鼓励过去的太太,小姐们出来学一门技术,自己养活自己。街道办事处根据了解的情况,开办了缝纫技术学习班,邀请一些属于团结对象的太太、小姐们参加。
  由于缝纫技术最适合于过去的太太、小姐们学习,很快就成为热门学科和热门话题。一天晚上,妈妈从街道上举办的缝纫技术学习班回来,显得特别高兴,她兴高彩烈地告诉爸爸,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确实很重视这项工作。开学时还作了动员报告,告诉大家劳动光荣,不劳动可耻,希望大家改造思想,作一名合格的新中国建设者,请来讲课的老师还与我们见了面。
  从此,妈妈每天都去江北公园内的缝纫学习班学习,学习回来后仍不忘拿出废旧报纸比比划划,裁裁剪剪,还不时打开缝纫机进行缝缝补补。一个半月后妈妈就结业了。结业时,缝纫学习班还开了个总结大会,同学们争相发言、依依惜别。回到家后,妈妈基本上已能独立操作,每隔半月左右还有师傅专门上门服务,现场解决实践中遇到的问题。
  妈妈学艺后十分勤快,反正解放初期又不要布票,街上各类布匹有的是,各种颜色的普通绵布、咔叽布、绸缎布、灯蕊绒布都是应有尽有,布价也十分便宜。普通绵布大约二毛钱左右一尺,灯蕊绒布大约三毛钱左右一尺,妈妈买了不少布匹回家,集中精力为家人做衣服,买莱、烧饭的事情则由王伯伯全包了。
  妈妈十分聪明能干,他把家人的身高、腰围、肩宽全都丈量一遍,用小本子记下来,作为制作衣裤的基本依据。缝制衣裤前再重新丈量一次并作适当调整,这样做起来的衣裤穿在身上十分得体大方,大家都说好。
  妈妈先给男孩子辉天,辉世做衣裤,那时辉世己经七岁了,在米亭子小学上二年级,辉天是五一年生的,才刚刚满两岁。制作的衣裤式样全盘都是妈妈自行设计的。给辉世做的是一套当时最流行的白衬衣篮裤子,不过都是白色短袖衬衫和篮色短裤。给辉天做的是一套白色小绸衣裤,是利用给爸爸裁剪中式白色绸衣裤的边角弃料制成,也是短衣短裤,不过都在领口,袖口,裤脚口加了专制花边作为装饰,让孩子穿上更精神,妈妈制作这两套衣裤花了整整好几天时间。
  妈妈为了展示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使用缝纫机做的衣服,还专门开了个家庭会议来讨论,评价。正好那天是星期天,辉翼哥嫂也领着两个小丫头回家来探亲,午饭过后妈妈把家人请到房间里正式开评。当辉世、辉天穿着新制的衣裤走出来的时候,大家都为两个小少年的时髦服饰惊呆了。
  家人们围着两兄弟前看后看,经过一阵评头评足后得出十分肯定的答案,妈妈这两套衣服做得真好,而且还有不少创新之处,也提出了一些改进的意见。
  很快,会场上又乱成了一锅粥,两个小家伙都抢着要妈妈再给自己做一套新衣服,闹得不可开交,真是好热闹。后来,还是冬姐出面解了围,她对大家说:现在是解放了,但是新社会也得守规矩,还是要讲究尊老爱幼长幼有序,我提个意见看行不行?第一,先给爸爸和王伯伯各做一套夏装,第二,再给芳江做条漂亮的裙子,剩下的事由妈妈根据具体情况安排!
  大家还真没想到冬姐的水平有那么高,说起话来真是有板有眼的,大家伙哄的一声就拍手表示通过了。我在一旁打趣地说道:到底是初中生了,水平可比我们高多了哟!
  大家说起来到是容易,但是做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。妈妈为了学好缝纫这门技术,不但要熟悉衣裤裁剪基本技能,还要根据各人喜好和社会流行式样来进行分析和制作,同时还要熟练掌握缝纫机的使用功能和一般故障排出技能,要知道她可是五个孩子的妈呀,要做到这一切是多么不容易啊!
  妈妈还有一个基本思路,那就是学会这门手艺后,家中大人小孩的衣裤尽量自已做,尽量节省日常开支,若今后积储用完,生活困难时干脆参加工作挣饯养活家人。
  妈妈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做的,他为爸爸做了一套夏天穿的白色绸锻中式衣裤,又为王伯伯做了一套冬天穿的,咔叽布做的夹祆。为三岁小侄女芳江、做了一条花布连衣裙,在制作的过程中,她不厌其烦地征求意见,东改西改,花了约一周的时间才把三套衣裤做好。当她请爸爸和王伯伯试穿后,他们都十分满意。
  中式衣裤的扣子是用布条裹制后做成的,做起来特别费功夫,妈妈足足花了两个晚上才缝制好十几个布制纽扣。
  我还清楚地记得,那是一个秋日的夜晚,皎洁的月光洒下一片金黄,一阵江风吹过给人们带来阵阵清凉,漂浮的白云轻轻地,轻轻地从天井的上空掠过流向远方,那是一个温馨迷人的夜晚。
  当我和冬姐、辉世弟正在书房里做作业的时候,爸爸坐在身边的太师椅上,聚精会神地看着重庆日报。王伯伯坐在电灯下,一针一针地纳鞋底,妈妈的身旁放着一个竹制的摇床,两岁的辉天弟弟玩累了,正光着屁股躺在摇篮里,玩耍嬉戏。四岁的辉仙小妹儿一边哼着摇篮曲,一边轻轻地摇着竹摇篮,小心地哄着弟弟睡觉。
妈妈拿着已经制作好的布制纽扣,一针一线地缝制在两套中式衣服上,缝制时妈妈非常仔细,缝得既结实又美观大方。当所有缝制程序完成后,她才轻松地叹了口气。
  当我们姐弟三人作业做完了,书房中的气氛又变得轻松起来,冬姐跑过去摸摸小弟弟的头,亲亲他的小嘴巴,小妹儿赶紧推开她,生怕她把三弟搞醒了。
  妈妈趁这个机会赶紧叫爸爸和王伯伯试衣服,爸爸换上衣裤后特地又回到书房让大家看看,合身又得体,他自已可也是一再赞不绝口。妈妈也十分高兴地告诉大家,在学习班学习缝纫技术的大多是解放前的太太小姐,解放前在家里有人伺候,自己什么都不会弄。老师谆谆告诉大家:劳动光荣,剥削可耻,大家要努力学习生活的技能,在实践中不断改造思想,作一个新中国的劳动者、建设者。妈妈还深有感触地说:过去我们家都是上街买衣服,或者是买好布料到裁缝铺做衣服,稍不满意还要说东道西、挑三拣四,通过这次学习才真真知道定下心来学门技术不容易,当个优秀的普通劳动者更不容易,大家说是不是?
  王伯伯对妈妈特地为她做的中式衣裤十分满意,直夸二小姐真能干。妈妈看见她正在为孩子们纳鞋底,就问我:辉牛,你知道布鞋底是怎么做成的吗?话音刚落,我就十分流畅地回答:这还不简单!是王伯伯一针一线扎出来的呗!弄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。冬姐站在旁边赶紧纠正我的话,她有板有眼地说:王伯伯要先做布壳,布壳是先将废旧布料粘在墙上,刷上浆糊后再贴一层布,做它几层后晒干撕下来,做布鞋底时要将制着好的布壳层层叠加到一定厚度,用最大号的针,一针一针地连续缝起来,这才叫纳鞋底。由于布鞋底很厚,纳鞋底时要用很大劲才能穿过,所以说,王伯伯纳鞋底时中指头上要带一个铜制的“顶针”,冬姐讲完这番话后,立即拉起王伯伯的手指头给大家看,果然不假,王伯伯右手中指上带着一个闪闪发光的金色大顶针!
  冬姐这番话简直使我们茅塞顿开,原来做一双看似简单的布鞋底竞然这么复杂这么辛苦。过去,王伯伯在天井里竖立的木板上贴旧布,刷浆糊竞然是为了做一双布鞋底!那时,我们从来不去问个为什么,听了冬姐的解释,我们才渐渐明白劳动真的很辛苦,真的很伟大!就这样,妈妈靠着惊人的毅力学会了缝纫技术,而且无论做什么样的衣服都做得很好,受到家人和亲友的赞赏。
  尽管我家兄弟姐妹多,家务繁忙,妈妈总还要抽出时间给亲属们做一些式样新颖,经久耐穿的衣物。她给外公、外婆、杨外婆、杨家三姨娘、化龙桥四姨娘和辉翼哥嫂家里都做过衣物,帮助亲友尽量节约生活上的开销。在文革前的漫长岁月中,妈妈用她的勤劳和真诚,与爸爸一道共同支持着这个社会变革中的大家庭,同时,也用她的友爱与善良给亲友们带去无尽的温暖。
  自从罗伯伯全家搬到水沟街8#大院以来,两家关系一直很融洽。我早就知道罗伯伯曾经率领川军出川抗日的往事,就想缠着他再给我们讲些抗战时期的故事,但是总感到他不那么容易亲近。
  罗君彤伯伯身材魁悟、胸膛笔挺、相貌堂堂、双瞳烱烱有神颇具军人气质。他回家后一般不出宅院大门,也轻易不和人聊天吹牛,只是见到爸爸这样的知心好友才肯畅所欲言。
  有一天罗伯伯、罗妈妈在客厅里和爸爸、妈妈聊天,聊得很高兴。他十分感慨地说:共产党确实真有办法,那么大一个人民大会堂是51年4月份才动工的,现在三年不到就巳经搞得差不多了,真可谓奇迹!定这个项目时我在西南军政委员会上班,也知道这个事情,当时根本不敢相信仅仅只要三年就会建成。现在可是心悦诚服地相信了。等到竣工那一天,我们老哥俩也要带着孩子们去看看!
  爸爸也谈到,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领导下,以最快的速度建成成渝铁路,只用了三年时间就完成了满清王朝、国民政府拖了四十几年还不能解决的难题,真是奇迹中的奇迹!
  接下来爸爸和罗伯伯又谈到一些现实中的具体问题,罗伯伯说:西南军政委员会领导同志要求起义将领的家属放下架子,深入到劳动人民中去,和劳动人民交朋友,改造旧思想,树立自食其力,劳动光荣的新思想。领导同志说,你们是新中国团结依靠的对象,历史永运也不会忘记你们和平起义的功劳,但是,起义将领不能躺在功劳薄上睡大觉,还要敢于革自己的命,和旧社会那些高高在上,迷恋于吃,喝,嫖,赌的恶劣行为彻底决裂,逐渐融入新中国这个革命大家庭。
  罗伯伯谈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端起茶碗呷了一口浓浓的四川沱茶后笑着对罗妈妈说:从改造思想这点看,你可得好好向淑云姐学习,你看人家一家八口,有老有小,哪里忙得过来?但是,人家还是要上街道学习,个把月下来居然变成个裁缝师傅了!真的很了不起哟!你来看看润祥老弟穿的这套中式衣裤做的怎么样,这就是淑云做的。
  罗妈妈听后赶到我爸爸面前仔细瞧瞧,然后十分羡慕地说:我还真是没看出来,淑云姐的手艺真是太巧了!收我当个徒弟吧,我一定不给淑云姐丢脸,这回一定得给咱家老罗争口气!看见罗妈妈那样认真的样子,大家都哄堂大笑起来。
  这时,妈妈拉着她的手悄声说:我这是在缝纫学习班学的,那时我还告诉过你,当时为什么不去呢?罗妈妈十分羞涩地说:当时确实不好意思去报名学习,生怕有人知道我是罗君彤的老婆,在背后说三道四使自己下不来台。
  妈妈当着大家的面理直气壮地说:妹妹别担心,街道上的干部其实都知道你就是罗君彤的老婆,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,罗君彤在抗战期间与哈儿军长一道率军出川抗日,四川老百姓哪个不知道?国共内战时,范哈儿罗君彤和其它川军兄弟一道和平起义,加入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阵营,使四川免遭生灵涂炭之苦,试问,四川的青山上要减少多少冤魂?这不是功劳又是什么?所以,我说呀,妹妹你别怕,我看街道上的干部们也不会瞎讲什么!
  平时爸爸和朋友们都把妈妈看成一个温良、贤淑的家庭妇女,没有想到面对政治问题,她也能讲出一番道理,而且掷地有声,正义之声溢于言表,大家都表示完全赞成。
  自从那天以后,罗妈妈总是常来我家跟着妈妈学缝纫,她自己也买了一台胜家公司出产的缝纫机,学着做一些简单的衣物,由于她悟性聪慧,个把月后就基本出师了。同时,为了让她多接触社会,凡是街道上通知开会什么的,妈妈总要拉上她一同前往听听,久而久之她就慢慢习惯了。有一天街道上开会布置防火、防盗、防特的大事,会议结束后有位领导还客气地把她留下来谈心。那位领导同志对她说:我们早就知道你是罗君彤先生的爱人,真心诚意地希望你打消顾虑,带头参加一些社会工作,在革命的实践中改造思想,作一位新中国的优秀建设者。
  那位领导还对她说:我们知道罗君彤先生的为人,他曾经是一个优秀的爱国者,他在抗日战争和国内战争中的良好表现,重庆人民不会忘记,历史也永远不会忘记!
  自那次谈话之后,罗妈妈好像是变了一个人,她除了继续巩固缝纫技术外,只要有空就主动参加一些社会活动,由于她年纪轻,文化水平又高,很快就成了街道上社会工作的积极份子,她长期掯在背上的包袱也卸下来了,她和她的家人都以实际行动,行进在新中国建设的大道上。
  时光流逝,我也一天天的长大了,变得越来越懂事了。我似乎已经感觉到,在已经逝去的旧社会里,我的家庭属于一个比较富裕的阶层。现在解放了,爸爸、妈妈和孩子们一道都要面对这个现实,逐渐改造旧思想,树立新思想,把整个家庭改造成一个自食其力奋发向上的新家庭。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如果你是该内容的作者,并且不希望本站发布你的内容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