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大全 > 生活散文 > 正文

多面司机

   车到渣江。“不上!不上!”客车司机声音很大;“上罗,上罗”售票员声音不大,近乎哀求着。客车还是停下了,上来两个学生模样的人,司机还问是不是衡阳来的。

客车继续前行。司机面对前方,却对全车人员高谈阔论,也许他是故意说给这两个学生听的,也许是说给售票员听的,也许是说给大家听的。反正声音很大,大家都能听到。他说,有很多人,就是不识好歹。一天,他在华新车站,见两个人要乘车,要他们上溪江的车,他们偏要上界牌的车。界牌的车是走在前面呀,可他们到了渣江,却依然要拦溪江的车上。他气不打一处来,说要上就每人二十,没有二十,就走路吧。他还警告停在路边的面的,要是谁送了这两个人,脚杆子都要敲断。这是去溪江最后的一趟班车了,还有四十多里,这两个人只得忍气吞声,出了四十元钱。

突然,客车急刹,与一辆小车几乎擦肩而过。小车停下来了,司机两只眼睛鼓得象灯笼一样大,瞪着客车司机。客车占了小车的道,这下司机哑口无言了。

售票员是请的人,工资与票款挂钩。司机是老板,是帮自己做事,当然财大气粗。但是,市场经济这么多年了,坐谁的车,不坐谁的车,权利应该是乘客的。从乘客的角度想,也没有哪个本来是去溪江,还要坐界牌的车,多转一次车。也许他们是先到渣江有事,也许他们是看错了车。客车司机绝对不能要么高价,要么拒载,这样绝对不是职业道德所允许的。再说,既是客车,上的都是客,哪有主人这样对待客人的?

这个司机我面熟,就是上次因没有及时通知货主在路上取货,到终点站发现了,打电话联系,愿意用摩托车送货给货主,我冠以“诚信司机”的司机。两次乘车,给我的印象截然不同,我只得再送他个“多面司机”的称号。

每个人,都是多面的。所以,这个世界也是多面的。
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如果你是该内容的作者,并且不希望本站发布你的内容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