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大全 > 生活散文 > 正文

一念成棘

  清晨,一抹红日出现在雪山的地平线上,寂寞的旅人朗玛独自走在白雪皑皑的山涧。连日来的饥寒交迫终于使他耗尽了身上最后一丝力气,最终体力不支倒在了途中。但在倒地的一刹那,他仿佛看到个身背竹筐,手持金果的少女,迎着日出慢慢向他走来。
  当朗玛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简陋的茅屋里,身边坐着一位少女。少女正在给他喂食着汤水,这汤水酸甜可口,倒是让朗玛恢复了一些神志。少女看到他醒来便笑盈盈的说道:
  “你醒了,可好些了么?”
  “你,你是谁,这是哪儿?”朗玛茫然的问。
  “我叫拉雅,这是我住的地方,我采棘果的时候发现你昏倒在路边,身体很虚弱,所以就把你带回家了。”少女依然笑着继续问道:“你为何一个人在这雪山深处?”
  “我本来是要去西部参军的,途径这雪山迷了路,几日下来又冷又饿,一时支撑不住,所以就倒下了。”
  “世道很乱,难为你有一身正气,可现在你身体实在虚弱,如不嫌弃就在我这里住下,先将养将养身体,再做打算吧。”
  朗玛本无意打扰,况对方又是个女孩,有诸多不便。但身体实在不争气,也就无奈住了下来。
  之后的日子里,拉雅并没有给他吃什么药,倒总喂他喝那种酸酸甜甜的汤水,他们日常吃的菜食里,也加进了不少这种植物的茎叶。说也奇怪,身体一日好似一日,竟比吃药恢复的还及时。拉雅告诉他这种植物叫沙棘,果叶茎根均有药效。雪山里的人生活贫瘠,大多采摘此果为食为药,幸好果子生长不择栖地,一年四季也是常有的,当地人都管这种植物叫‘菩萨果’。朗玛听后,不禁暗暗感叹这植物的神奇。
  转眼半年过去了,朗玛的身体渐渐恢复如初,但与此同时,他和拉雅也慢慢有了感情。朗玛以前学过医,当地的条件很差,几乎没有任何医生驻扎,于是朗玛便决定留下来,做一名藏地医者。
  之后的日子里,有很多当地的藏民来找他看病,朗玛和拉雅都是善良的人,对患者能帮就帮,也很少收他们的钱。可苦于简陋的条件和与外界隔绝的关系,常常造成药材的缺失。于是拉雅便常常外出到深山里去采集药材,但由于气候寒冷常年白雪堆积,最多见的植物就是沙棘,也幸而有它,才免于让多数藏民们受病痛之苦。
  又一日大雪,妻子在家做饭,朗玛正在给一个得了伤寒的藏民看病。期间听患者说到最近的战事。仗已经打到了边关,死伤无数,很多人失去至亲,流离失所,惨不忍睹。藏民走后,朗玛陷入了沉思,觉得自己隔世已久,也忘记了原本的初心,于是暗暗落泪。在一旁的拉雅把这些都看在了眼里。吃饭的时候拉雅见朗玛一句话都不说,相处这么久了,两个人彼此恩爱,拉雅知道他心里有什么样的坎儿。便开口道:
  “你去吧,去参军吧,男人志在四方,始终是要报效国家的。”朗玛听到这话顿时抬起头看着她,最初的那份赤子之心,似乎又蠢蠢欲动了起来。拉雅继续说道:“你不用担心我和这里的藏民,我们都会照顾好自己。我,我会等你回来。”朗玛听到妻子这么理解自己,便用力的点了点头,流下了感动的泪水。
  启程的那天,除了妻子,意外的有许多藏民前来送行。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朗玛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家,而大家对朗玛也都有了深厚感情。但路终归还是要走的,朗玛背起最初来时所带的行装,看着妻子和众人,眼中虽有不舍,但心中凌云壮志。妻子泪眼婆娑的抓着朗玛的手,把一个装满沙棘果的盒子交到了他手上,叮嘱他不管身在何方,也不要忘记这里永远是他的家,一定会等他回来。朗玛不忍再留,转过身,踏着步子,往雪山的方向而去。
  很久很久过去了,朗玛一开始还有断断续续的信件寄回来,但后来渐渐地断了联系,到最后竟没有了音信。拉雅在家里一直等着他,每天每天从日出到日落,从春夏到秋冬,沙棘花开了又落,沙棘果红了又黄,年复一年。期间也有人来问过朗玛可否归来,也有人劝拉雅别再等了,别再耽误自己,但拉雅一直坚信着有一天,他的丈夫一定会回来和她团聚,和她共度余生。
  不知多少年过去了,拉雅已经两鬓斑白。突然有一天,一个中年男人来到了她的茅舍,自称是朗玛战友的儿子。这人捧出一个看起来眼熟的盒子,但是已经很陈旧了,说是父亲死前交给自己的,让务必找到一位叫拉雅的婆婆交给她,还说这是朗玛的遗物。拉雅听到这里,赶忙伸手捧过那个盒子,这才认出,这是多年前朗玛走的那天,自己送给他的装沙棘果的木盒。拉雅打开盒子,见里面装着一套陈旧的战服,旁边是一叠未寄出的信件和一些钱,最底下还压着一只锈迹斑斑的小锦盒,锦盒里是一粒粒褐色的种子。那男人还说,朗玛已经在三十年前的一场战役中不幸去世了,父亲和他私交甚好,在帮他整理遗物时发现了这个盒子,但因为连年征战,不能够回家乡,只能带着这只盒子到处颠沛流离。等到后来战争结束,父亲归来,却又不忍心将这盒子送还到这里,直到去年临终前才和他说及此事。
  “我问他为什么不早点来见您,父亲说您也是个可怜人,不忍把这个消息带给您,想让您带着希望好好的活下去,所以始终不忍相告,但这些年来一直心中有愧。如今父亲去了,我也算是帮他完成一桩心愿。”这男人又讲了许多父亲告诉过他的关于朗玛的事,拉雅一直静静的听着,没有流一滴眼泪,说完又坐了一会那男人便告辞了。客人走后,拉雅一直呆呆地坐在床边,手捧着盒子,浑浊的眼睛注视着远方。
  第二天黄昏,拉雅迈着沉重的步子,来到了他和朗玛第一次相遇的地方。掏出那个小锦盒,把里面的种子随风洒在了空中,那是沙棘的种子。朗玛在信中告诉自己,他从未忘记过家乡,从未忘记过拉雅,现在,已经把这种果实带到了边疆,如今的那里,应该也是满地金黄了吧。拉雅望着白雪皑皑的山涧,望着那随风散去的种子,仿佛又回到当初遇见朗玛的那个初晨,仿佛等了那么多年,现在终于能和他在一起了。于是泪眼婆娑的,用沙哑苍老的嗓音大声的喊着朗玛的名字,之后便微笑着融入在这白色的山谷之中。
  后来藏民们没有在山涧中找到拉雅的尸体,但为了这对恋人能够相互陪伴,便把朗玛的那个盒子埋葬在了山涧的最顶端,可以遥望整座山峦。多年后,这座山就像赋予了灵魂般,越来越高。为了纪念这对恋人,藏民们还在山谷前立起了一块很大的石碑,刻上了他们的故事,以作后人之念。
  好多个世纪过去了,一位旅人途径喜马拉雅山脉,在挑战珠峰时,从当地的藏民口中得知了这个故事,也有幸看到了那个千百年前的墓志铭。在被这故事深深感动的同时,也对沙棘这种植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于是把这种植物带回去,作为雪山之念。
  有的时候,故事终究是事故,无源可溯。但摆在眼前的,却是我们日渐发达的科技时代和那份被守护着的传承,就如同我们终会遇见的那些缘分,就如同岁月变迁给我们带来的经典,就如同一念成棘的诞生。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如果你是该内容的作者,并且不希望本站发布你的内容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