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大全 > 生活散文 > 正文

秋意未阑

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雨水淅淅沥沥地在空中拉开帷幕。木槿篱开出一树白色的花朵,稀薄的花瓣上,凝满了晶莹剔透的雨水。干旱了将近两个月,入秋后一直晴朗,没下过一场雨。一场秋雨潇潇而下,干渴的大地,像是汲取血液般地张开大口。
  一个月前拎着篮子去园子里,秋葵和蕹菜几乎都可以放火烧了。唯独那四五棵辣椒树依旧开出白色的花朵,红色的辣椒像火一样挂在绿意盎然的枝头上。将成熟的辣椒摘下来,用白毛巾擦拭,放在阳光下晒一晒,切片后剁碎,放入蒜泥,根据个人口味放食盐、豆豉和白糖,密封到罐子里,放入冰箱,不开盖,放个一年是没问题的。有了剁椒罐头,做个剁椒鱼头,不在话下。自家产的辣椒,又香又辣,干净卫生,还方便。
  厚厚的云层笼罩着大地,菜园子里的洋姜开出一丛丛黄色的花朵,勤劳的人们在园中忙碌着。风吹过甘蔗地,“哗哗”作响,一株红色的彼岸花在风中摇曳。
  静静地站在河边,清澈的河水,能够看到沙滩上河蚌爬过的痕迹,一条条深深浅浅的线条,像地图上纵横交错的沟壑。
  锄地,松土,垒菜畦,撒上菜籽,薄薄地盖上一层土,撒上营养肥料,浇水。种子破土而出,在大地上探出一个个嫩绿的小脑袋,憨头憨脑的,十分可爱。
  秋风中的枯叶,风一起,漫天飞舞,像一个长袖善舞的女子,在深秋的迷雾中翩跹;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,在斜阳里慢慢睡去;像一头老牛,卧在田野间,安静地注视远方。
  秋天,在勤劳的乡邻眼中,绝对不是颓废与悲伤的。秋天的粮仓是满的,原野依旧苍翠,水稻依旧在开花吐穗。就算是在北方,那过冬的麦子,依旧是绿油油的。
  一场秋雨下来,田野上的水稻乐开了花,园子里的菜偷偷地发了芽,菊花也在秋风中开出大朵大朵的花。秋天,是生机勃勃的,也是一年之中最繁忙的季节。
  夜色降临,站在街边昏暗的灯光下,夜风带来一阵阵桂花香,沁人心脾,芬芳中带着一丝甜腻。黄色的花朵在枝头热热闹闹地开着,风一吹,细碎地撒满一地。
  采上一树桂花,做成桂花酿,喝上一口,满口的花香。或是放在通风处晾干,取一个干净的茶碗,泡上一杯,扑鼻地清香。
  檐角的燕子已经往南飞,空掉的燕巢像一座空掉的房屋,静静地等待来年的三月。
  万籁俱寂的夜晚,耳边只有不急不缓的雨声,檐角的滴水声,一滴一滴递进深秋,缓缓流逝的时光,在雨水的嘀嗒声中消逝。偶尔还能听到天空中飞机飞过的声音,而夜已深。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如果你是该内容的作者,并且不希望本站发布你的内容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