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文大全 > 读者文摘 > 正文

不怕做蛋

  这是一个心理学游戏,但最初我们不知道。
  那时候马上要大学毕业,我们一众同学整日四散奔逃地找工作,各怀心事。有人找到了工作,但签的薪水不高;有人正在经历一次次的面试,前途未卜;有人一再碰壁,丧失信心——在就业率越来越低的情况下,找到满意工作的同学很少。
  毕业答辩那天,班主任给我们开了个鼓舞士气的小会,之后他说,我们玩个有趣的游戏吧。
  他先规定了游戏的四个角色:蛋——抱住双臂蹲下;鸟——站起来,扇翅膀;人——胸前两手搭棚成一“人”字;神——攥拳举起前臂。
  规则很简单,所有同学最初全部是“蛋”,大家随意找另一个“蛋”剪子包袱锤,赢了可以晋级为“鸟”,输的继续做蛋;然后鸟去找鸟,蛋去找蛋,剪子包袱锤;胜利的鸟成为人,胜利的人成为神;输掉的神再次成为人……大家就投入地玩这个游戏,叫嚷着,嬉笑着,非常开心,直到班主任喊停。停的时候,有的同学是“神”,有的是“人”,有“鸟”也有“蛋”。
  然后我们围坐一圈,说自己的感受。
  “无论做什么都很快乐,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寻找到同伴的时候。”“做蛋的时候是最不担心的,没什么可怕的。反正再输了也是蛋;但是成为神的时候,就有压力,输了就得降级……”“我觉得我老是做蛋,老在人家的腿缝里找同伴……”“做蛋的时候,最怕的就是要是一个蛋也找不到怎么办。”
  班主任笑呵呵地听我们讨论,之后作了总结。他说:“我是10分钟喊停的。试想如果5分钟喊停,或20分钟喊停,结束的时候大家又都是另外一种状态了。可能从没做过神的人也体验过做神了。人并不是在每一个时候都是神、是人、是蛋、是鸟……可能这一刻是神,下一刻就是人了;这一刻是蛋,下一刻是鸟了。”我们纷纷点头。班主任又问:“如果你开始是个蛋,结束的时候还是个蛋,会是什么感受呢?”大家纷纷说:“那也正常,反正玩得非常开心!”“中间体验过神和人就行了嘛!”
  听我们这么说,班主任很高兴,他说,前几天,有同学给我发短信,说自己找不到工作,很悲观,他认为人终究是个死,现在又为了生活这么烦恼,真没什么意思。现在,那位同学知道怎么做了吗?
  同学们一起回答:知道了。我的声音最大。因为班主任说的那个人,就是我。关于“重在过程”这句话,重复过很多次了。如果班主任把这四个字给我,我或许会弃之如敝屣。但是现在我知道了,此刻我是一无所有的蛋,但只要不断地接受挑战,我总会成为鸟、人,甚至神。而且就算最终我再次成为蛋,也没什么可懊丧的,毕竟,我做过人或者神。还有,只要游戏不结束,我永远都有成为神的可能。
  我还怕做蛋吗?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如果你是该内容的作者,并且不希望本站发布你的内容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处理!